当前位置: 大发时时彩 > 互联网 >

贫民使用互联网的主要原因并非想要获取更多的

2019-07-06 23:45 - 查看:
国际电信联盟的统计数据显示,近20年来,全球互联网使用人数增加近一半。值得注意的是,服务于人们文化娱乐需要的正成为经济发展的新领域。音乐、视频、直播等流媒体遍及全球

  国际电信联盟的统计数据显示,近20年来,全球互联网使用人数增加近一半。值得注意的是,服务于人们文化娱乐需要的正成为经济发展的新领域。音乐、视频、直播等流媒体遍及全球,是使得互联网使用量呈指数级增长的重要因素。2019年6月8日,《经济学家》杂志发表相关评论《休闲追求如何驱动互联网使用》(How the Pursuit of Leisure Drives Internet Use) ,探讨了休闲经济和互联网产业的互动对人们生活、娱乐和交流方面产生的深刻影响。

  目前互联网在全球的发展还相当不平衡。数据显示,发达国家的上网人数达到了81%左右,但在发展中国家,仅39%的人口具备连接互联网的条件。在最不发达的地区,手机、移动互联网甚至闻所未闻。

  尽管在过去20年来,发展中国家互联网使用者成倍增长,但目前可以使用互联网的人从总数上看仍非常有限。这些从未接触过互联网、移动网络、数字媒体的人,将为成为下一代互联网使用的生力军。

  作为世界最大的信息分发平台,移动互联网在过去十年中呈现了飞跃式的发展。由于技术的发展和生产成本的不断下降,如今,一部入门级的智能手机造价甚至不到2007年发布的第一代苹果手机的十分之一,但却拥有更多更强大的功能。

  然而,绝大多数的贫民并不关心手机在硬件或软件方面的优化。相较之下,他们更需要的是信息传送、视频、音频接收等功能。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甚至在贫困的农村,人们对交流、联系、自我表达以及娱乐方面的需求都是共通的。从这一角度而言,移动互联网平台以及手机的普及满足了贫民想要了解世界、打开知识窗口的需求。越来越多的人从互联网平台上获取知识和技能,并以此改变生活。

  在一些贫困、欠发达地区,互联网几乎已经成为了发展的代名词。援助机构、国际组织,以及一些科技巨头公司宣称,互联网的使用能把贫民从他们的穷困中拯救出来。人们设想,在那些引入互联网服务的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地区,村民和农民可以更好地获取有关粮食的市场价格,妇女可以上网获取相关的孕妇保健知识,而学生则可以注册一些在线学习课程。

  荷兰鹿特丹大学的教授帕亚尔·阿罗拉(Payal Arora)担忧地表示,互联网正在成为穷人的休闲经济。阿罗拉教授指出,人们只是假设贫民会通过互联网来提升知识或寻求工作的机会,而事实上,“娱乐支配了工作,休闲取代了劳作。”人们设想的是借由互联网向贫困地区提供新的效率和生产力,而贫民消费者想要的是聊天、手机游戏和休闲娱乐的应用程序。那些真正有价值、能改变欠发达地区经济面貌的应用程序并不是消费者真正使用的对象。

  21世纪末,巴西开设了数千家网吧,为60%的贫困社区接通了互联网。网吧在贫穷的社区大受欢迎,因为人们可以在那里上网、看电影、玩游戏。如今,巴西已经成为了继印度、美国之后世界第三大使用脸书(Facebook)的国家。一位民意测验专家表示,在拉丁美洲国家,近乎三分之一的贫民拥有智能手机,尽管他们一天只吃得起一餐饭。朱莉诺·斯拜尔(Juliano Spyer),一位研究巴西人网络使用现状的人类学家指出,贫民使用互联网的主要原因并非想要获取更多的劳动报酬,而是把互联网看作一种社会流动形式,并通过互联网与外部世界产生更多的联系。

  消遣是互联网的实质——在谷歌商店和苹果商店,付费排行榜前25名的大部分应用都是游戏应用。腾讯公司也因其游戏市场而成为中国互联网巨头。与此同时,脸书、油管视频网站(Youtube)也因为能“打发时间”而受到人们的广泛追捧和喜爱。此外,近年来新兴的手机程序抖音(TikTok)也是消磨时间的利器。用户可以在抖音上轻松录制15秒的短视频并获得大量关注和点击量。

  在非洲安哥拉,维基百科和脸书推出一款“零利率”服务,即人们可以在手机上使用限定版本的程序而无需支付数据流量费。尽管维基百科和脸书的这种限定版本只向用户开放了部分功能,但这些有限的功能对当地的人们而言已经足够。

  非洲赞比亚的另一项研究称,用户对互联网的首要需求就是娱乐——相比娱乐和消遣功能,互联网带来的其他服务都居于次要地位。

  同时,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对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的互联网用户也进行了调查,数据显示,85%的用户称自己使用互联网的主要目的是与家人、朋友聊天,而仅有17%的用户表示自己使用互联网上的资源进行在线学习。

  作为一个市场自由、人口量巨大、语言文化多元、社会经济多样化的国家,印度将会成为未来互联网发展和使用的巨大市场。印度自身的发展及其对互联网市场的需求迫使许多科技公司不断开发新产品、提供新服务来满足印度人日益增长的需求。2016年,油管视频上只有大约20个印度频道。现如今,这一数字已经上升到600多个。印度一家宝莱坞唱片工作室的油管频道甚至已经一跃成为了油管上关注度最高的频道,目前的用户订阅量居于首位。更令人惊讶的是,油管世界排行榜前50的频道中,有一个频道使用的是印度比哈尔方言——这种方言只在印度东部几个极不发达的小村庄中通用。在未来,至少未来十年,世界欠发达国家以及农村的互联网用户将成为视频观看和传播的主力军。

  无论经济状况如何,在互联网上消磨时光总是令人愉悦的。未来的商业模式也将会建立在这种休闲经济之上:对于相对富有的消遣者,网络公司就提供与他们需求相匹配的广告,通过销售盈利;对于较为贫困的消遣者,则抓住他们对网络的需求心态推出更多的付费服务。

  社会语言的多样性导致了人们对视频的偏爱。由于未来的互联网市场将逐步转向发展中国家,甚至是欠发达地区,语言交流的障碍导致人们更愿意选择视频而非文字。相比单纯的文本,视频所具有的声音和图像功能在交流中显得更为亲切友好,尤其是对具有阅读障碍,或是没有阅读能力的受众。从效率的角度而言,语音输入也比文字输入来的更为便捷。尽管目前的语音输入系统还需要与一些价格相对昂贵的语音控制终端相联,但手机所带有的一些简便的语音输入功能已经惠及了不少没有受过教育的贫困人群。

  印度的新互联网用户经常使用手机的语音控制来使用手机,包括打电话、发送短信等基础操作。萨蒂扬·加瓦尼(Satyan Gajwani),硅谷的“时报互联网”(Times Internet)的老板表示,“语音搜索几乎已经和文字搜索拥有同样大的受众和市场。”

  除了休闲,语音和视频还能在一定程度上福泽工作。一位孟买的出租车司机表示,尽管自己从未受过教育,无法读写,但语音搜索和控制系统使他能毫无障碍地使用地图导航并通过短信与乘客交流。当他收到乘客发送的地址短信时,他通过手机的语音功能来了解乘客所处的方位;当他需要发送短信给客户时,他通过语音输入编辑信息。尽管语音、视频在工作中的用途还未广泛受人关注,但显然已经有部分低收入人群从中获益。

  互联网的发展标志着人类总体生活质量的改善——它向数亿人提供娱乐服务、交流的平台,并大量丰富了人们的社会文化生活。尽管互联网提供的服务可能存在一定的风险,但它为人类提供的跨阶层式的体验是毋庸置疑的。无论贫穷或是富有,人们都一样在互联网上消磨时间:在聊天软件上与亲友联络,在社交软件上点赞,在视频软件上看新鲜事。互联网让世界的休闲、消遣模式变得多元且平等。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664期第7版,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上一篇:quc_lang:})).get()}           下一篇:下一篇:带动贫困地区农产品上行